Aeryroar

电影 摇滚 记录 书 音乐剧 番剧
个人向烂马七糟堆积地
之前的号大概不用了
在K达阿里勒里随便挑个字叫我就好

好他妈想去看银翼杀手2049啊!!!!

你爸爸我
绝不认输

振作!

随感之破日记
我又感冒了。上次感冒——支气管炎的黑暗还没散去,只想说我靠,我身体原来那么好,怎么一来北京就总出事。大概是舍友在我还没起床的时候就打开了窗户,我穿着薄线衣起床时感觉自己简直处于一个宇宙中最寒冷的位置。是老套路了,刚开始嗓子疼,像有一百个小火人踩在我嗓子上,头痛,闻丙烯味就像在闻感冒的鸡蛋。现在是第二阶段,老天只要嗓子不疼我一切好说!疼了大概两天,刚刚疼痛突然离奇消散,我知道这为接下来的鼻涕时光奠定基础。
我其实就是突然想歇着了,请了一下午的假,要不然这感冒我还是可以忍的,不用闻丙烯的感冒鸡蛋味,在床上躺着,一切都挺好。老师让搜的图现在还没搜。下午睡了两个小时真是爽极了,多久没在除了1点-7点左右之外休息了。
脚怎么也弄不热,根冻梨一样,把自己死命捂住,结果头脑发热。左手上表的皮带跟铁片一样冷,指尖也是,给了我我指谁谁结冰的幻想。
一直咳嗽,然后吐痰。之前根本吐不出浓痰,吐出一大堆口水,像胶水一样,明明是口水,好好的当口水不就完了么,搅得我嘴里阵阵恶心。现在能咳出痰了,但又感觉怎么都咳不完,感觉里面踏马有一口千年老痰压着。鼻子堵了一边,一躺下就堵,一坐起就通,可以说是很神奇了。落课的愧疚与不安一直小声在旁边提醒我,我只想让它们都闭嘴。眼球是烫的,鼻子也是烫的,耳朵也是烫的。手背敷上去有奇效。挺想画色彩但是实在觉得感冒的时候还要和丙烯待在一起很难受。上次就是。一只蚊子一直陪着我,被咬了三个包在唯一露出被子的手上。不停的咳,咳着咳着居然有代入感了,仿佛自己是风烛残年的老人,回想起自己一生都干了啥,脑补一万个故事催自己落泪。快好吧!讨厌感冒,但是喜欢睡觉,但是肯定会玩手机。

下次大休打算去看银翼杀手2049。希望无阻力

书单怎么了????又没有禁书

随感

有一些人,在他们的作品中我看不到任何的“勇气”,但勇气对于创作来说是如此的重要,它代表着一种实验性的尝试、一种创新;就像前无古人的一种新思路,在可能被世人否决与质问甚至批判的前提下,仍然一咬牙拼了命地作出来,那是皱了眉,思索了许久,在纠结要不要这样做直到血液都紧张到沸腾的一种状态,就算不顶着压力,创作出有勇气的作品也是需要一种气魄的。
大部分时候这种勇气都是不划算的,但每每这时我的体内那种最不该此时产生的倔强往往引诱我去这样做,明明中规中矩,或依照套路,或遵从自己以前的方法就可以带着被称赞的话语与被赋予的荣耀去完美的、丝毫不闹心的去完成,可我就是心里难受,我就是受不了这种莫名的情感,仿佛只有捕捉到天才般的新东西,我才肯放过自己。就算不是天才般的,只要我有一点新想法出现,我就别想完全依照旧路。
作成后我开始自我安慰,自视清高,甚至鄙视那些空洞的,作品中没有一丝勇气的人。虽然有时只是孤芳自赏。“起码我的作品中蕴含了勇气”
我知道在固定模式中尝到甜头后是怎样难改,可幸运的是,多亏我的技法还未炉火纯青,我才得以经常“不破不立”。
其实总得来讲,我会永远赞美这种有追求的,有勇气的人。虽然有的还没成功吧。因为说的直白一点,没有勇气的作品,练习巩固期不算,其他我是有一点看不起的。(狂死算了真是的)

Dwight_:

要写出温驯美好的东西多么简单,像热爱以写实手法画眼神空洞的窈窕少女的画家,这种批量产出一旦熟络甚至可以归成本能,对于作者变成一种纯粹的享受,类似于驾轻就熟的晨跑。但我希望有另外的东西,生涩而晦暗,尖叫着撕破我的咽喉,涌入空气,用腥臭浸透我的键盘,我希望和一切更高、更虚无的事物产生联系,我希望它们动摇我,困扰我,在每一个晚上敲碎我的颅骨。我知道伟大伴随痛苦,因此我混乱的逻辑怂恿我追求痛苦,试图在前人的故事中向自己允诺某种确定的未来,但它不存在,我很清楚,像我清楚一开始玛丽亚就不会诞下耶稣一样,它们永远只会是神话,而我,活在这世界上的我,注定被它们放逐。


随感

上一轮设计课的时候通过画认识了一个外班的复读生,原因很简单,她画了齐柏林飞艇。她的素描很厉害,第一轮写生时就已被副校长在讲大课时表扬。我们在微信上交流,但我们知道对方在哪个班,也知道对方在哪个寝。我们不见面,即使在同一个学校。(但是我好像暴露了,她我到是真的不知道是谁)
后来我的室友知道了这段友情,她开始不断地怂恿我们见面。她劝我去宿舍找她,顺便带上她;劝我约她来我们宿舍,这样她们也都能认识。
我想说,我的室友并不是真的对这个复读生有很大的兴趣,也与这个复读生几乎没有兴趣的交叠,她想通过我认识这位复读生的唯一目的就是认识这个素描画的很好的人,然后学,抱着自己认识了一个很厉害的人的心态。没错,若她认识了这个复读生,那她们的关系可以完全概括成单向利用。
通过谈话我知道这位复读生是极其厌恶被模仿的,我们以一种艺术家的想法与骨气去看待这件事,我宁可自己永远也不与那复读生见面,也不愿我的舍友利用那位复读生。我自己不愿与她见面同时也是表明我不会模仿她、我不利用她、我与她平等的一个信号,这是一种让对方没有危机感地信任我的表现,我实在是觉得一段友情应该是两个人互相尊重而不是单方面崇拜的,所以能不能安静一些!一个人的才气,尤其是通过共同爱好得到的友人的才气,因为自己而被她不想要的人蛮横地夺走、侵占、模仿,那感觉真的很不爽,同时也是对我自己的一种侮辱。

随感

还是抄袭的事儿
最近在上设计课,老师给我们看了之前学生的优秀作品,推荐了图片网站,说清要求让大家自己创作。
首先搞清楚一个事,真正的创作可以有借鉴,比如这类小事,它的不被谴责的底线是创意自己想,图片上网搜。然后讲评作业的时候就很有趣了。各种撞创意,各种抄袭。
其实在他给我们看去年和上周的优秀作品时,我们同学在设计大群里已经曝出了很多创意的原图。优秀作品们的原图未经任何修改地被画了出来。相当于把照片变成手绘。或者把手绘的图片变成纸上的手绘。
老师居然一笑而过。告诉我们下次抄创意不要抄重。
???是让我们下次在抄的时候商量好你抄这个我抄那个?
这是昨天。
今天,更加猖狂。就连老师自己给我们已经放过的图片都有人画,而且还是优秀作品。老师在讲作业时居然都看不出来这是自己曾经放过的创意。无数张原图在我的脑海里翻过,那些一文不值的夸奖也在耳旁飘。
我回宿舍吐槽了这个事,我的下铺,一个曾经在我心中可爱的姑娘,语气奇怪地跟我说:“你别总说别人,有些事情把自己做好了就行了,不要总管别人。人家把图片画好了也是人家厉害,和你有什么关系?你做好你自己就行了,管什么别人。”
内心很翻滚。等我想好怎么说会把感慨重写在这里。现在心乱如麻,睡了。

失眠
为什么我会这样   每天晚上开的脑洞几乎都带有浪漫色彩    越想越舒服  越睡不着
我是活在能于其呼吸的海和蓝色的梦里吗
虚幻美丽又恐怖   免去嗑药钱

分享  霍科峄 的歌曲《迷失的季节》http://t.cn/RIFfe6O(分享自@虾米音乐)